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家里鬼故事 > 午夜女婴叫魂 > 详细内容

午夜女婴叫魂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74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azcgl.com 收集整理

  (一)镜子里的父亲

  20多年前,那时候,柳玉梅年轻貌美,很是春风得意,一个村里都知道她的美丽,没出嫁的时候她傲气十足,爱慕虚荣。于是,毕竟为自己的行为担负一生的苦果,那时候她23岁,目中无人,可又由于家里贫困,见了多少次相亲,最终都无果,一心想嫁入富贵人家,却也屡屡失败,或许是心肠不够好,没有那个命吧。

  梅子很早就失去了父亲,她母亲也早早就守寡,那时候,据说是一个算命的先生在路上摆摊,这时候,她母亲和父亲路过,老先生说了一句:”你过来下,让你男人先回避下。”母亲听了,觉得挺有意思,坐下来听老先生说:“你啊,先做好心理准备,你们家的男人,有可能死的时候,你们每个人都看不到,而且啊,你也看不到。你们家这两年会有几个丧事。”梅子的父亲不耐烦地抽了根烟,吆喝着:老婆子,快点啊。于是,梅子的母亲听完这老先生的话,开始以为老先生可能是人老乱说的,但是有句话是: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啊。母亲一路都脸色苍白着,父亲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路上,似乎有个声音在招魂:“到时候了,该来了。”母亲一路上,都不敢看父亲的脸,因为,似乎那双熟悉的眼睛,总是能看到一个影子,一脸将死的气息。

  而在不久的一天,确实如此发生了,父亲死于自杀,在一个很远的田地里,上吊自杀了。母亲一个人就这样带着孩子们,辛苦的生活了这些年。

  在家里虽说是任劳任怨,帮着母亲带七八个兄弟姐妹,日子一天天过,年龄一年比一年大,就在整天愁眉苦脸的时候。一天,一个远方的老姨来了,说了一桩亲事给她,她听后得知那个男人是个木匠,很是手巧,而且啊,家里还兄弟姐妹少,这么一听,她心动了,于是就让老姨给安排了下见面的日子。这个姑娘啊,可比她母亲都心急,就急着早点见到,早点嫁出去,离开这个家里兄弟十来个的大家庭,好早点过个清闲日子。

  那天,母亲早早就起床了,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房间看不到一丝丝的尘埃。看来全家人都很在乎这个亲事,玉梅也早早梳妆好自己,只是时不时的在镜子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孔,那个好像是父亲的,眼睛放大,头发蓬乱,召唤:梅子,来这里,梅子不敢看,躲避着镜子,却似乎前方也看到一个父亲的影子,似乎这一天有点不正常。自己凭着直觉,清洗得干干净。长长的头发编织成了两个麻花辫子,眉毛不知道用什么涂抹的,看起来淡淡的,犹如黑云一般,嘴唇也上了色。

  时间很快,一会就到了十点十五分,这时候,老姨先是一声吆喝:梅子,快点准备好了没啊,人家来了,快点啊,人家在门口呢。

  梅子这心里一下就扑腾腾的跳着,还不停地念叨着:菩萨保佑啊,一定要是个美男子呀。这正想着,人家就来了。

  母亲让她坐下,她一个人在那摆弄着花儿,害羞地等待着。

  那个男人来了,一身朴素,但也是整洁有序,看起来就是个不错的人家出身,母亲和老姨,还有男方的亲戚都笑嘻嘻的坐下来,一边说着:不客气啊,吃糖果,吃瓜子啊。

  梅子瞄了一眼那个男孩,看起来很不错,让她一眼相中,看的心跳加速。

  第二天,她就回复了老姨,说这个亲事就定下来了。我母亲呢,说也不错的人家。

  于是,这么一个奇妙的见面就牵起了一段缘分,组建了一个家庭。和那个叫:“浩。”男人结婚了。从此告别了这个大家族的生活。

  (二)贪吃女婴

  梅子嫁过来后,很是勤快,总是帮忙给这边的公婆干点事情,让这个大家庭人都很喜欢,她口碑也在村里传的非常快,一下子惹来邻居们的好赞和串门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,梅子后来迷恋上了打麻将,甚至是经常打麻将深夜才回家。她来到这里后,公婆对她倒是不错,嘘寒问暖的,给钱盖房子,什么都是呵护有加。

  婚姻的前几年,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总是无法怀上孩子,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甚至总是晚上梦到死去的父亲,这时常让她痛苦不堪,给烧纸,请法师,也都试过了,但就是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。什么吃各种土方法,还有吃胎盘的婴儿,那时候村里有的女人生下的孩子,就不行了,有的未成形,于是,她就要来吃掉。开始觉得很难吃,但是她为了有一个自己的孩子,就必须这样做。有时候用各种办法吃掉这些未成形的胎盘,有的时候是用油炸,放点香油和花生,有时候是用蒸包子,变换各种办法,吃掉了几个婴儿。不见怀孕迹象,反而整天人昏昏沉沉,时常肚子疼,脸色也总是泛着紫黑色。开始,丈夫先是劝说,说不行,就再等等,可以领养一个孩子的,不让吃,但是她不肯听,总是偷偷的去打听偏方。病急乱投医就是这样的。

  他们的家庭,在那个当地,那时候是一个富裕的人家,却因为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,却总是无法露出笑颜,这样,公婆也慢慢有了一些意见,但也只能说:认命吧。

  在这一天夜里,她洗澡后,准备就寝,往常一样开了壁灯,此时一个白光出现,只见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,头发蓬乱,举着一个茶杯喝水。正纳闷,浩好像刚弄修剪过头发的啊,这是怎么回事,于是,好奇的她走过去一看究竟。

  这时候,一个煞白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,原来是父亲,说着:梅子,爹想你啊。不要吃了,胎盘也有生命的。

  梅子大哭起来,到处喊着丈夫的名字,这时候,房间一片漆黑又开始了,窗外是狂风骤雨,狰狞可怕的发出打雷的声音。

  梅子,不知道躲藏在哪里,跑到桌子下面,看到一地的黑血色,还是没有地方藏。

  正当她在哭喊着的时候,无处躲藏,这时候,出现了一个长发脸色苍白的30岁左右的妇人脸孔:还我女婴,那个女婴是我未满月的婴儿,你为什么不好好安葬,居然吞进你这个蛇蝎女人的肚子,现在要你吐出来。说着,掐着梅子的脖子,催其呕吐。

  梅子这时候,喉咙一直痒痒的,难受之极,一下子口角流血,后来,瘫倒地上,口吐鲜血,下体也流出了女婴的残缺的身体,就这样,难受地无礼喊出来,就归天了。那个长发的妇人抱起地上的女婴尸体残块,伤心地飘走了。

  第二天,丈夫浩闻讯特意从外地亲戚家赶来了,看到妻子的尸体,瞳孔放大,血液一地,头发蓬乱,脸色雪白,才明白了一个道理:世间万物皆有生命,请善待每一个生灵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发表评论
内容:
剩余字数:360/360


     :: 正在为您加载评论……


每页10条,共0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