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 > 旗袍的故事(续) > 详细内容

旗袍的故事(续)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67 次  点赞:1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azcgl.com 收集整理

  推开浴室门,打开灯,苏曼儿习惯性的开起沐浴头。温热的水洒在脸上很舒服,淋了片刻后,去脱身上的衣物,苏曼儿反手去拉链,就是拉不开,奇了怪,难道卡住了?透过余角看去,没有啊,怎么会拉不开呢,连续试了好几次还是不行,苏曼儿打算直接脱掉了事,可是身上的旗袍就像贴在她皮肤上一样,没有一点空隙之地。白天穿是还挺宽松的啊,难道自己长胖了?

  苏曼儿不及明白,就觉全身一阵刺痛,向身体看去。月白色的旗袍上开始映出红色的梅花,“梅花”快速扩散,整个旗袍变成猩红连一片,浓烈令人干呕的腥臭扑鼻而来,那株君子兰花饰在血泊中异常妖艳,透着层层诡异。

  四周的疼痛深入骨髓,如刀剐。虽然很痛,苏曼儿的大脑却非常清醒,明显的感觉到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又一块的往下掉。“哗啦啦、哗啦啦、、、”紧接着就像倒泥鳅般全部散落在地上,苏曼儿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,慢慢的抬起头,浴室中的镜子里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!没有一丝血丝,死灰色的眼睛空洞的盯着她。

  苏曼儿收缩瞳孔,恢复了红润的色彩,痛苦扭曲的表情让她知道那是她自己。净白的脸蛋出现刚开始在脖颈后面看到的红点,完好的皮肤上往外溢出细小的血珠,最后苏曼儿看见整个脸部都开始裂开,然后一块一块的脱落,最终苏曼儿晕死过。

  苏曼儿醒来时是躺在床上,周围是她熟悉的环境,原来都是场梦,虚惊了一身冷汗。

  呼呼~~~太可怕了,刚才的幕幕不堪回首。苏曼儿都不敢闭上眼睛,轻轻偏了一下头。

  口干舌燥涌上心头,拌了拌干渴的嘴,决定下床去找点水喝。可是再怎么爬都爬不起来,身上没有任何力气。试图动了动,除了手能稍稍能活动一点之外,全身根本就不能动,可以说没有丝毫知觉。她又看到了什么?穿的还是那件旗袍,只是变成了深层的红色,那株君子兰红艳似乎火的如一张血盆大口随时将她吞食,手不小心碰到裙边粘嗒嗒液体很冰凉,浓厚的血腥味扑入鼻内,苏曼儿知道又开始做恶梦了,不住的摇头让自己清醒。

  在心里使命告诫自己,是幻觉,全是幻觉,在做梦,我在做梦。小心翼翼的睁开小条缝隙,不睁不要紧,就在睁开的小瞬间,一颗小心脏砰然提到嗓子眼,苏曼儿都不知道晕下去多少次了,可血腥的画面依旧留在,惨白的人脸近在咫尺,瞪着绿油油的眼珠子没有任何神采的看着她,然后额头的皮肤无冤破开,开始流血,接着是眼角、鼻子、口。“滴答、滴答、”滚烫的血液滴落在苏曼儿脸上,苏曼儿仍是不能动弹,只有默默的承受着这巨大的恐惧,多么想来一个人拯救拯救她,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

  柔美的英语音调响起,苏曼儿的手机就在床头,她就像抓住颗救命稻草般拿起手机,来电显示是她男朋友,按了接听键放在耳边,苏曼儿张大嘴巴,喉咙像是被卡住了般说不出话来。电话另头传来温柔的男声:“曼曼在做什么呢?”苏曼儿眼睁睁的看着身体下方红色的液体涌出,自己就在血泊当中。

  “旗、、、旗袍、、、你、、、送的旗袍、、、”发现能发出声了,苏曼儿惊恐万分,声音却很虚弱的说道。

  “旗袍?”今天我才给你定的礼物啊,应该没这么快到吧。”苏曼儿慢慢抬起自己的手,跟梦镜的一摸一样,手臂上的肉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去了,留下粉红色的碎末星子镶在森森白骨上,血液已经干竭结成疤块,“啊~~~”苏曼儿想尖叫突然又发不出声来。

 

  男朋友有点惊讶道:“我送给你的不是旗袍啊!而是、、、”“咚、咚、咚、手机滚落掉在地板上,屏幕还是亮着的,男朋友的声音很是焦急:“曼曼,你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了?你在哪里?曼曼?曼曼?曼曼?”奈何苏曼儿再也听不到了。

  第二天苏曼儿死了,死在自己的浴室里。死像很恐怖,没有穿任何衣物,全身上下的肉都不知道去哪了,像是被人一刀刀割了般,只留下残渣的身体和惊恐的表情,浴室门外有一件月白色的旗袍。

  没过多久阿狸被带到警察局。在审讯室里,桌子边上放着苏曼儿穿的那件月白旗袍。面对警察的盘问,阿狸自顾喃喃,目光涣散,表情呆滞,只是低着头坐着。

  已经问了两天了也没问出什么,警察很断定苏曼儿的死肯定跟她有关系,只是她之字不语,实在找不出到底是怎么把受害人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杀死,审讯员决定先让她个人缓一换,自己则关门出去。

  在昏暗的审讯室里只剩下阿狸一个人,阿狸还是默坐不动,审讯室的光线忽明忽暗,“兹兹兹、、、”的电流声响的很强烈,冷风吹来,灯光“唰”的一下灭了。

  阿狸缓缓抬头,“啪”的打翻了椅子一屁股栽倒在地上,狼狈不堪的连连后退,神情惊慌道:“不是我,不要来找我,不是我害你的。”阿狸吓的双手抱着头,颤颤微微说道:“我也不想害你,谁叫你总是出类拔萃,做什么事都要抢我的风头,人人都喜欢你,拥护你,凭什么,我不服。”说到这阿狸似忽不在害怕,而是很理直气壮:“是,那件旗袍是我买的根本不是什么你男朋友从国外寄回来的,我在上面洒了药粉,就是想让你出丑。”然后她又像精神失常般连连大叫:“我没杀你,不是我杀的你!”最后哭颂道:“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死掉还会死的那么惨,我就是想捉弄,捉弄你。”阿狸哭的地更厉害了。

  苏曼儿漂浮在空中,身穿一件红色旗袍,红的滴血,长发半掩着脸,没有任何表情,手上却捧着那件月白旗袍,声音很温暖柔和的说道:“来,别还怕,穿上它,一会就好了,不会很痛的。”苏曼儿声音像诅咒般引诱着阿狸。

  “不要,不要,我不要。”阿狸拼命的叫着,身体却不自觉的穿上那件月白旗袍。苏曼儿很满意的点点头,画面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她倾国倾城,风尘犹存,回眸一笑,迷倒众人。在饱受屈辱时刻,她心任念着他。

  阿狸也死了,死在审讯室里,等审讯员进来时惊呆了,就出去几分钟不到,犯人死了,死像跟苏曼儿一摸一样,极其恐怖。调出室内摄像头,只见阿狸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把刀,疯狂的一刀一刀割下自己的肉,口中念念有词,离奇的是不是流血过多死亡,而是残忍的剮完最后一片肉死亡。警察勘察现场哪里有什么刀,连那件放在审讯桌上的月白旗袍也不见踪影,从新再次回放记录始终找不到那件旗袍是怎么消失不见的。

  (关于旗袍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,听说今年很流行旗袍哦!)

  作者寄语:亲爱的读友们,别忘了观看上篇《旗袍的故事》,再看这篇下哦

相关内容推荐:
发表评论
内容:
剩余字数:360/360


     :: 正在为您加载评论……


每页10条,共0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